Search

虔诚至极,优美至极

苏小黑才走,一个穿黄纱的人又缓缓的走了过来,这人来到庙前,先是对天一揖,再返回身对庙内一揖,这才拿出一刀纸,在化财炉中点燃,把纸分开,慢慢的烧,直到把纸烧完,才点燃神香,每个神像前一揖,并插上三根神香,留下三根,才来到大王的神像前,小漫一步,双手高举神香,再双膝落地,跪了下去,然后双手排开,只用两个大拇指扣住神香,双手前倾手掌完全触地,再以头顶地,虔诚之至,再头起,手起,人起,如是三拜,虔诚至极,优美至极,把个在旁边看的十伢惊呆了,世间跪拜的人,居然还有如此的绝作,在菩萨的信徒之中,居然还有如此虔诚的人,这时,十伢只见他第三拜扑地不起,口中也是念念有词,十伢仔细的去听,也是听不清楚,只觉得如唱歌一般,十伢不免笑了起来,拜个菩萨,还有唱歌的,不等十伢笑完,只见这人已站了起来,再在神像前双手恭恭敬敬的插上神香,退一步,再三揖,每揖垂到腰腿成直角。
十伢待他起身要走,忙问他:“施主,你是做什么的,也在这里上香呢?”那人说:“我是苏大道士啊,大年初一在菩萨面前上个香,也求求菩萨保佑我今年多做道场,多赚钱,来个开单大发吧。”那人说完便走了。十伢听了这最后一句,一瓢凉水从头直浇到脚,冷风吹来,让他感觉到了一阵阵的寒意。
十伢记得,听事一大姐有次生病的时候,因家中没钱,妈妈便去叫了个道士,来帮姐辟邪,只见道士也是念念有词,手舞足蹈,十伢正好在旁边,不知道道士念的什么,后来,听事一姐虽然好了,但一直等半个多月才好,好的非常慢,妈妈还说,请个郞中花钱呢,叫个道士省了许多,原来,道士也是骗人的;苏大神仙也好,苏小黑也好,苏大道士也好,这些人都只认得钱,行医的没医德,做生意的没道德,做道士的没品德,看起来完美,其实骨子里没一个好人,都是衣冠禽兽,一副假皮囊。
十伢再也没有兴趣看了,不免有点落落寡欢。路上,来往的人不断,都是新年拜年的人,没有谁不高兴,个个都挺幸福似的。
十伢又想起苏大神仙,苏小黑,苏大道士三人,这些人都姓苏,都与苏大老爷一个姓,他们苏姓在这里已发展到好几万人,成了一个大姓,我们张姓才几十人,简直是小儿科,但这些人怎么都这么坏呢?十伢不由想起自己作弄起的瞎子、斜眼老板、冷面郞君三人,“对”,也作弄一下这三个,谁叫他们的心肠都这么黑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