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arch

结局都是必然的

我记得聊天宝还搞了很多活动呢,东西都还没送完吧,团队就解散了。真是搞笑,靠聊天宝聊天赚钱收购苹果?用脑想想也知道不可能。毕竟库克手下几万人,光是一键要求请有员工聊天,赚到的钱都能反收购锤子了。锤子还是挺可惜的,锤子第一部手机还是挺好的,可能这家公司就是出一代手机就没落的类型,固执加上资金跟不上,结局都是必然。罗太君的律师函发了多久了还没发到网易总部啊?,这快递也忒慢了。创业不易,没啥好喷的,至少人家做出过东西,你们这群喷子除了敲键盘,还会干嘛?人在没牛逼之前,还是得苟着,向现实低头。唉,昨天刚收到了三只松鼠礼包。
对罗老师也是一个成长!谁还吹罗永浩是营销天才?怎么全是失败案例?聊天宝根本没有社交功能,也没有吸引人的内容,凉凉是必然的。low出天际的low天宝。口碑砸了,钱也没挣到,只留下一地鸡毛。干啥啥不成,找谁谁倒霉,远离罗永浩这种人。千把块的便携触屏有好几个选择,连上一样用,不必等官方工作站。老罗这些年,确实是个有情怀的企业家,但最成功的还是说相声!微信也不是原创,它刚出来的时候,别的软件已经出来了。到底是怎么回事呀?已经要倒闭了吗?这件事导致罗在天生骄傲的锤粉坑人设破坏。
太快了,这才开完发布会几个月。以前还有点讨厌他,现在有点心疼罗胖。没有大后台,这些东西很难成。子弹短信。格局太小。
战略方向频频判断失误还怎么当老板。说明TNT已经研发完成了。原本几百号人的工作现在几十甚至十几个人就能完成了。工作效率得到了质的提升。心,大量的心。罗永浩已被群主移出群聊。

平铺直叙的文章

回到家我惯例的收听枕边人电台,今天是个声音软软的女主播。她说,人这辈子都应该有场轰轰烈烈的感情,然后找到另一个值得后半辈子平平淡淡的人,安于沉寂。感情这是个什么玩意?前天我请一个许久不见朋友C吃饭时也聊到过,我对C说感情就是荷尔蒙的分泌达到一个值所以产生的。C挺不屑我这种过于官方的说法,并且我也不想继续纠结于感情这种无聊问题,于是我们都没有聊了。我想对于C来说,感情也就是她与现任Z的状态,时不时打个电话,一起上学,一起学习,情人节看看当期强推电影。不存在波折与剧情,就像个平铺直叙的文章节端。C想可能会跟Z一直走到婚姻殿堂。或许这种平淡到令人发指的感情也许更久远。然而对于我来说,感情应该是今天那个小女生的那句话:我喜欢你就是因为你喜欢我,而且我看着你不会烦。
F是我的小姨妈,我妈的妹妹,我家美容院的副院长。她年轻的时候很好看,眉宇之间也很像我妈,因为小时候就是由她把我带大,所以她的感情经历我很是了解。F的第一任男友是我现在的姨爹,那是个混混,却也是个很有才的男人,画画和数学都很好,我想他如果不是因为打架被开除,应该也会是某个大学的高才生,被群女孩喜欢着。他和F的相识相恋很简单,他是F的邻居。后来F18,他19,我一岁的时候两人就恋爱了。F说他给她写了365封情书,画了133张画,为他打过7次架,所以他们在一起了。他虽然是个小混混,但却没有其他小混混花心、轻佻、油嘴滑舌等这些恶习 。相反他是个很冷的人,整天少言寡语,不喜欢笑,但他也有跟其他混混一样的通病,就是想着发横财,只不过不一样的是他想发横财是为了过更好,让F过更好大概是到如今他近四十年唯一在坚持的事。他被赶出学校后上班第一个月的工资就给F买了一条群子,三百一十二块。当时他工资是四百。后来F的一个女朋友结婚,嫁的是个有钱的,去吃酒的时候那女的无心笑了F的裙子便宜,款式丑。F因此不高兴了好几天。后来他知道了这事后,就辞去当时算很好的那份工作,然后背起行囊下了广西,一去三年,我再次听到有关于他的消息后,他已经入狱,因为贩毒被判十五年,后来因为减刑改判十年。当时他辞去的那份工作现在月薪5800,包五险一金,年终奖金八万。

属于澳门伟德赌博的气息

可是幻想觉得它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喜欢。
在收容所里呆了很久很久,幻想总是在想着逃出去的方法。
有一天幻想看见有只狗发了狂犬病,到处在乱吠,收容所的人都来抓它了,没有人看守门,幻想准备趁这个机会逃出去的时候,那只狗已经被打死了,那些人又回到了自己的岗位。
幻想虽然很不甘心,但它因此受到了启发,它欺骗那只萨摩耶,让它假装发了狂犬病,好制造让它逃出去的机会,没想到萨摩耶真的答应了。
萨摩耶就像答应幻想的那样装起了病,把收容所的人吸引了来,幻想终于逮到机会,跑了出来。
跑出来的幻想到处寻觅着女孩的气息,它已经忘了怎么样回到那个小屋子了。
突然幻想面前出现了一把钥匙,虽然上面有着许多气息,但幻想还是闻到了那一丝属于女孩的气息,它想起怎么去那个屋子了。
幻想叼起钥匙就按着记忆中路线跑呀跑,终于跑到了那个属于它的屋子,可是女孩已经不在了。
他突然很想那只傻乎乎的萨摩耶。
昨天回家的路上看见前面有一对初中生,一个是小男生,另一个是小女生。他们嘻嘻哈哈的从我面前走过。这个年纪还不曾懂世事艰辛,但却是最美的时候。我不是有意偷听他们的悄悄话,可那小男生一副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我在恋爱的搓B样,说话过于大声,我没有棉花,只有听了一路。希望他们没发现并因此当我变态。
那小男生和小女生之间也没有什么有深度的话题,指望他们能探讨国家命运如何,MH370飞哪儿了这些东西估计不太现实,在这年纪大概想想明天他妈给多少零花钱.或者牵牵手,亲亲嘴会不会怀孕可能更有深度。他们一路上叽叽喳喳也不外乎是些谁怎么怎么样,我怎么怎么在乎你喜欢你。突然他们一句话突然勾中我心里的一些感情。

韦德体育赌博满心欢喜

时当正午,正是吃饭的时候,温暖的阳光从头上洒来,虽有北风,吹的十伢的破衣飘飘,但十伢的身上暖阳阳的。
村中的鞭炮,又不时的响了起来,各家各户又开始吃新年初一的饭了,十伢也不回财主的家,径直找到苏大道士的村庄,问请苏大道士的家,找了一个道士的邻居,这邻居正好是苏大道士的兄弟,十伢说:“苏小黑的娘,被苏大神仙诊死了,请他马上去做道场呢,我还得去别处送信,请你转告一下,请他马上去。”
十伢说完,也不待见道士,忙往苏大神仙的家走去。苏大神仙正在吃饭,出来的是个小丫鬟,十伢对小丫鬟说,棺材铺的老板苏小黑的娘病了,人事不知,急请苏大神仙去出诊呢。
十伢等到小丫鬟出来回复,这才往苏小黑家中跑去,他要在苏大神仙之前,见到苏小黑,所以跑的较快,跑到棺材铺时,已跑的他气喘吁吁,稍歇一会,才进去对苏小黑说:“老爷,苏大神仙的老婆刚刚死了,等下要来你家买棺材呢,怕你初一过年关门,先来给你报个信呢。”
苏小黑听了,满心欢喜,这菩萨真灵,值得每天都去一次。
十伢递完话,便走了,等苏小黑进去,十伢在苏小黑门前不远的地方,找到一棵樟树,爬了上去,樟树树高三丈,枝繁叶茂,婆里婆娑,十伢藏在树中,谁也不会发觉。
不多时,苏大神仙挽着个医保箱款款走来,苏小黑见了,忙高高兴兴的迎了出去,说:“苏大神仙,新单年岁,就听说,你的贵夫人死了,真的不幸,我这里各式棺材都有,可以任你选择。”
苏大神仙听了,大骂:“是你娘病得要死,我才来诊病的,你夫人才死了呢,怎么倒还骂我?”
苏小黑一听,新年初一,就听到这样不吉利的话,也不由大怒,骂道:“你要棺材就罢,新年新岁的,你怎么跑来骂人来了呢?”于是苏小黑揪住苏大神仙,只一提,苏大神仙便被他按到地上,举拳照脸上就打,只一拳,苏大神仙便鼻血如注。
这时,苏大道士来了,他见二人打在一起,正不可开交,忙跑去拉开二人,说:“既然人都被诊死了,打也没用,不如让死者早作安息,何必拳脚相加呢?”
苏小黑骂道:“你他妈的老婆才死了,新年新岁,你什么东西也敢来凑热闹?”
苏大神仙爬起来也骂道:“你混账东西,你才诊死了他老婆。”
苏大道士见二人都骂他,也不由生气,道:“我好心劝你们两个,人都死了,打有什么用,早一点超度不好么?别好心反当驴肝肺冤枉起好人来了。”
这下,苏小黑也不打苏大神仙了,他一把抓住苏大道士,一拉一送,苏大道士便倒在地上,苏大神仙跑来,对准苏大道士就是一脚,见鼻子上的血流了下来,用手一抹,都是血,气不过,又一脚向苏大道士的脸上踢去。
苏大道士刚才还见他们二人拳来脚往的,不知自己做错了什么,二人怎么都向自己一起打来,打的自己糊里糊涂,莫名其妙。把个在树上看的十伢,掩住嘴,暗笑不停,直到众人听见他们的打骂声,才忙忙的赶来把他们拉开,才一起散去。

虔诚至极,优美至极

苏小黑才走,一个穿黄纱的人又缓缓的走了过来,这人来到庙前,先是对天一揖,再返回身对庙内一揖,这才拿出一刀纸,在化财炉中点燃,把纸分开,慢慢的烧,直到把纸烧完,才点燃神香,每个神像前一揖,并插上三根神香,留下三根,才来到大王的神像前,小漫一步,双手高举神香,再双膝落地,跪了下去,然后双手排开,只用两个大拇指扣住神香,双手前倾手掌完全触地,再以头顶地,虔诚之至,再头起,手起,人起,如是三拜,虔诚至极,优美至极,把个在旁边看的十伢惊呆了,世间跪拜的人,居然还有如此的绝作,在菩萨的信徒之中,居然还有如此虔诚的人,这时,十伢只见他第三拜扑地不起,口中也是念念有词,十伢仔细的去听,也是听不清楚,只觉得如唱歌一般,十伢不免笑了起来,拜个菩萨,还有唱歌的,不等十伢笑完,只见这人已站了起来,再在神像前双手恭恭敬敬的插上神香,退一步,再三揖,每揖垂到腰腿成直角。
十伢待他起身要走,忙问他:“施主,你是做什么的,也在这里上香呢?”那人说:“我是苏大道士啊,大年初一在菩萨面前上个香,也求求菩萨保佑我今年多做道场,多赚钱,来个开单大发吧。”那人说完便走了。十伢听了这最后一句,一瓢凉水从头直浇到脚,冷风吹来,让他感觉到了一阵阵的寒意。
十伢记得,听事一大姐有次生病的时候,因家中没钱,妈妈便去叫了个道士,来帮姐辟邪,只见道士也是念念有词,手舞足蹈,十伢正好在旁边,不知道道士念的什么,后来,听事一姐虽然好了,但一直等半个多月才好,好的非常慢,妈妈还说,请个郞中花钱呢,叫个道士省了许多,原来,道士也是骗人的;苏大神仙也好,苏小黑也好,苏大道士也好,这些人都只认得钱,行医的没医德,做生意的没道德,做道士的没品德,看起来完美,其实骨子里没一个好人,都是衣冠禽兽,一副假皮囊。
十伢再也没有兴趣看了,不免有点落落寡欢。路上,来往的人不断,都是新年拜年的人,没有谁不高兴,个个都挺幸福似的。
十伢又想起苏大神仙,苏小黑,苏大道士三人,这些人都姓苏,都与苏大老爷一个姓,他们苏姓在这里已发展到好几万人,成了一个大姓,我们张姓才几十人,简直是小儿科,但这些人怎么都这么坏呢?十伢不由想起自己作弄起的瞎子、斜眼老板、冷面郞君三人,“对”,也作弄一下这三个,谁叫他们的心肠都这么黑呢?

口中祈祷,不乏实诚

不远处有座大王庙,十伢来到庙前,把灵屋往路边的树丛中一放,便向庙中走来。大王庙不大,但信徒络绎不绝,香烟缭绕。十伢步入庙中,只见大王紧握大刀,双眼如电,极具威严,信徒三跪九拜,不乏虔诚,口中祈祷,不乏实诚。
这时来了一个郞中,姓苏,叫苏大神仙,他常年头戴四角郞中帽,人家只要见了他的帽子,就知道他是郞中苏大神仙,他能把死人治活,也能把活人治死,就看看病人舍不舍得花钱,有钱的,哪 怕是病人病得只三魂七魄,或七魄三魂,他也可以把他从鬼门关拉回来,但没钱就不成,哪 怕你是衰败了的财主,官老爷,没钱了,你得走人,不走,三两贴药他就让你从阳间走到阴曹地府去。
苏大神仙一来,先点燃一大把神香,每个神像面前先作上三揖,再插上三根神香,然后再来到大王神像前,双眼注视着大王,跪下,一手捧香三拜,拜的头都差点触地,口中祈祷自己生意兴隆,财源广进,阖家幸福,口中念念不停。十伢在边,偏偏听到一句:“四季病人不断。”不由得有点恶心,便双眼注视着他,只见他爬了起来,双手插上神香,仍是三揖,双手拍拍刚跪的膝下,才走出庙外。十伢目视着他走远,不由的“呸”了一声。
苏大郞中一走,又有一人骑着一驴而来,那人来到庙前,跳下驴,把驴系在树上,一身短装,黑衣黑裤,便健步走来,踏地有声,一看就是个娇健有力的人,他人虽体壮有力,名字却叫苏小棺材,因生意还没做大,是一个专卖棺材的小老板,所以人都叫他苏小棺材。因为棺材与死人有关,所以他常年穿的都是短装的黑衣黑裤,所以还有人叫他苏小黑。
苏小黑,带来的纸香不多,他先把纸在化钱炉中烧掉,然后,就在炉中点燃几根神香,竟直来到大王神像前,先单手把神香插上,然后跪下,口中默默祈祷,十伢来到他的旁边,仔细的细听,却什么也听不到,看他的嘴唇,却明显的在动,十伢正想转身,却见苏小黑拜了下去,双手撑地,稍微拜了三拜,便站了起来,苏小黑正准备走,却又突然双手合十,说道:“请菩萨保佑我今年初一开单大发,双喜连来。”这才踏地有声的健步走了出去。
这最后一句,偏偏被十伢又听到了,他不由又“呸”了一声,骂道:“保佑你苏小黑家多花两副棺材,多死两个。